2017-09-13

被熱帶季風衝擊的邊緣人





24小時後我就要帶兩個作者出發去寮國Luang Prabang了,昨日下午六點回到住處,連日的疲倦造成坐在桌前合約簽一半人當機,去睡覺睡到半夜12點,起來覺得一天過了有點感傷。

對我來說,24小時後不是出發,比較像是回去那裡,回去那個能過正常生活的地方,台灣好像變成了痛苦和無感的代名詞,我見到的每個人(包括我自己)都在過勞、都在做無奈的選擇、都在閱讀不想閱讀的訊息。

慢工的計劃是在東南亞生出來的,我被現實的多元性所吸引,人生第一次想要積極地、好好地活下去,看完這些看不完的東西。不是走馬看花的旅行,而是生活,我被舊的世界衝擊。

因為想要分享,而開始做出版,然後為了賣書、為了宣傳,我回台灣,在這裡我無法生活,五感再次麻木。我討厭台灣小吃店裡的新聞節目、討厭店員用機械式的語調向我不斷地販售、討厭排長長的隊伍、表情不自然的人們和昂貴又難吃的食物。看不懂網紅、聽不懂流行語,搞不懂為什麼換內閣,我想念那個視覺混亂、個性簡單又擁有真實生活的地方。

六月份,在熱帶雨季的一個
午後瘋狂大雷雨下,我靈光乍現地決定把年底的刊物定名<熱帶季風Monsoon>。不管買我書的人們在意不在意,這本書和這個出版社就是不在地、不本土、混血、混亂,下著大雨,刮著大風,把什麼都吹到你身上,沒有統一的風格,沒有熱血、沒有腐女沒有小清新、沒有kuso的哏,沒有所謂異國風情,你愛看的都沒有,你認識的(作者)都沒有,那是熱帶季風下的真實世界,也可以說是邊緣人們的世界。

我不確定大家看完能體會其它的生活,但如果看完會想走出自己的生活,那就夠了。

在策略思考的情境下一直不知道要怎麼正式介紹這本書,然後就在半夜二點隨口說出來了,今天說完,以後還是會講一些包裝過的鬼話(不確定說的出口)騙大家來支持,畢竟邊緣人不夠多又很難挖出來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